2019年農機市場不僅只有低迷,還有著局部繁榮

記得2019年年初有人說:2019年是過去十年最難過的一年,但卻是未來十年最好過的一年!說這句話的人內心一定是揶揄和無奈的,但國內的農機行業不應該這么悲觀。

身處這個偉大的變革時代,全球最大的機會仍在中國,在農機行業也不例外,身為農機人我們必須知道,中國仍走在實現農機化的路途中,如果從2004年算起,中國農機化的發展只有短短的15年,而歐美、日韓等農機化起步較早的國家和地區基本實現農業機械化用了25-30年,從基本實現農業機械化到進入農業機械化高級階段又用了10-15年的時間。

因此,從遠處說,中國農機人的好日子才剛剛開始。往近處看,我們是遇到了一些困難,但這只是成長中的煩惱,沒有什么大不了的。即使目前農機行業里有人舉步維艱,但卻有很多人活的很滋潤,依舊有企業賺的盆滿缽滿,還有企業在洗牌期不斷壯大自身,占據更多的市場份額。

豪強衰落,新銳豹變

成長中的市場,給奮斗者的最好的獎勵就是改變命運,同時給懈怠者和不思進取者的懲罰就是被拉下王座!在2019年,國內農機行業的大企業似乎更難過,退出市場和關門大吉的不在少數,連一些外資大佬也不能幸免。據農機工業協會數據統計,2019年有341家規模以上農機企業退市。

但是只需要稍微轉移一下視線,可能會看到完全不同的景象。沃得在拖拉機、聯合收獲機、插秧機、打捆機等眾多領域全面崛起;龍豐犁終結了中國人造不出一把好犁的屈辱史;缽施然采棉機打破外資壟斷市場,銷量上遠遠超越外資品牌;吉林康達玉米免耕播種機仍一機難求;自動導航、植保無人機市場翻倍增長……

品類蕭條,結構增長

拖拉機仍具無與倫比的魅力。據工業協會數據統計,2019年國內拖拉機行業比2018年新增25個新品牌,也就是說已有200家企業的拖拉機產品進入了補貼目錄。拖拉機行業如放置在一個巨大的火藥桶上,但全行業銷量仍在慣性下滑,平均到每一家企業的銷量也在減少。為了保住市場份額,價格戰不可避免。

雖然整體蕭條,但是行業內仍出現了結構化的機會,2019年中輪拖銷量意外暴起,從3月份起行情一路走高,全年同比增長15%;在其它品類里也有這種現象,比如水稻聯合收獲機里全喂入下滑而半喂入同比增長87%,玉米聯合收獲機2行機連續兩年熱銷,采棉機一機難求,國產品牌也賣到脫銷……

消費分級,市場下沉

從需求側看,用戶的消費升級和消費降級同樣鮮明,合作社和農業投資公司、種植大戶只愿意為進口和國際一線大品牌買單,個體散戶和收益不佳的用戶開始接受二手機,同時下沉市場成為現象級,很多大品牌鼓動經銷商到鄉鎮建立分銷機構,更多的小品牌直接到鄉鎮發展一級經銷商,山東、浙江等地的企業到鄉鎮建立直營店。

未來已來,智能提速

2019年最受關注的應該是智能化裝備,有人說2019年是農機智能化元年。據補貼系統數據看,1-4月份基于北斗技術的自動導航設備銷量就超過了上一年全年的銷量。植保無人飛機全行業銷量和作業面積也都實現大比例增長和翻番,AI技術和設備正在普及,大企業熱忱于建立面向未來的智能化聯盟,裝有自動導航和無人駕駛的拖拉機、聯合收獲機、插秧機批量進入市場,未來已來,并且已開始流行。

正如前面所說,雖然2019年國內農機行業大的市場環境依然不太樂觀,但是我們不應該就此沉淪,不應該只盯著不好的一面,更多的應該看到那些綻放在寒冬里的臘梅,看到那一抹抹隱藏在市場下滑期的繁榮景象,因此,我們把2019年農機通白皮書主題定為“局部繁榮”,為國內農機市場帶來更多的希望。



捕鱼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