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機企業:客觀評估疫情影響,積極行動打贏防疫戰!

作者:農機通 牛家通 本站發布時間:2020年02月07日 收藏

  疫情很可怕,但比疫情更可怕的是不作為和盲目恐慌。近兩天小編通過電話、微信聯系了國內知名的幾家拖拉機、聯合收獲機、農機具、核心零部件、物流企業的老板、高管以及部分專家,了解企業的防疫措施和征求他們對本次疫情的看法。筆者將以上人員表達的疫情對行業和企業的影響做了梳理呈現給大家,供大家做決策參考。

  一、準備不足的企業影響大,有準備的企業影響小

  “有備無患”的道理大家都懂,但忽如其來的疫情是誰都沒有預料到的,農機行業沒有人是未卜先知者,所以這里的準備并不是預測到危機的準備,而是正常的生產或經營準備。

  比如一些企業的銷售工作前移。雷沃重工在去年10月份就開足馬力生產,在11月份就開始將來年的銷售工作前稱,采取全授信或大比例授信的模式敦促經銷商備貨。這是生產企業的“陽謀”,很多企業都會這樣干,就是掏空經銷商的錢包和占據經銷商的倉庫,這樣的話經銷商就沒有錢進貨,也沒有地方放競爭品牌的貨,雷沃的無心插柳之舉動可能會對這次度過危機有很大的幫助。

  還有一些企業周轉庫存充足。筆者早上電話連線的一家河北地區的農機具生產企業,該企業產品型號多,為了應對市場多樣化需求,常年保持3000臺的成品庫存,為迎接春季行情,在春節前又儲備了2000臺,也就是該公司在手的成品庫存有5000臺,疫情危機一但解除,貨運正常之后該企業馬上就可以把貨發到全國各地,所以疫情對這家企業影響不大。

  整體看,在年前做好了產充分準備的企業的影響小,但由于近幾年農機需求的季節性特征沒有前幾年明顯,再加之企業產能增加,所以很多企業在年前并沒有儲備足夠的配件或裝配成品,也就是準備不足的企業影響大,有準備的企業影響小。

  二、重災疫區的企業影響大,輕疫區的影響小

  從農機制造產業分布區看,湖北省是農機生產和制造小省,在該省境內一是農機生產企業少,二是實力強、產能大的大企業少,最大的企業是湖北襄陽的東風東井,所以在湖北本地的企業受到的影響會很大,就是疫情解除的時間上湖北可能會比其它地區晚,這樣的話湖北境內的生產企業和流通企業都會有影響,樂觀點會影響一季度的生產經營,不出意外的話上半年都無法正常開展工作。

  目前看湖北和武漢是重災區,但如果接下來春節過后有地方有集中的疫情爆發,這些地區的農機生產和流通個來的生產和經營活動也會受到影響,我們期望在全國人民的共同努力下,疫情能很快過去。

  三、季節性強產品的影響大,季節性不強的影響小

  面對疫情,農機人要足夠的重視,積極主動的防疫和參與到防疫戰疫中去,這是農機人的責任與擔當。但面對對農機行業的沖擊和對企業生產經營的影響,農機人不能盲目慌亂,應該用結構化的思維去看待這次危機。

  比如在今天和一位企業家電話交流中,他認為危機對不同品類農機有不同的影響觀點得到筆者的認同。

  他說這次疫情如何持續兩到三個月的話,影響最大的應該是春耕春播的農機,比如拖拉機、插秧機、旋耕機、播種機、起壟機等,主要影響是備件不足和物流不暢,如果一季度能恢復生產,二季度要使用的小麥聯合收獲機、水稻聯合收獲機、植保機等將沒有明顯的影響,下半年要用玉米聯合收獲機、烘干機等將不會有影響。

  所以說,如果我們把一件事物分解一下,用結構化的思維去分析,就會得出截然不同的結論。

  四、對小企業影響大,對大品牌影響小

  一方面是綜合實力,大家都知道“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句話,大企業家底厚,輾轉騰挪的空間大,有危機政府部門、銀行和母公司會“抓大放小”,優先支持大企業度過難關的,而小企業如果不能自救,就會成為主動放棄的對象。

  另一方面,大家應該都知道,久保田、約翰迪爾、東方紅等大品牌在市場上的驅動力是品牌,也就是用戶都熟悉,無須做很多推廣活動都能實現銷售,而小品牌幾乎都是營銷驅動型或渠道驅動型的,需要做很多推廣、演示、促銷活動才能完成銷售目標,但現在很多地方對聚眾活動都是禁止的,估計疫情過后,也會有限制或人們心有余悸,原來靠聚眾效應的活動會大打折扣的,這對小品牌或新品牌影響更大。

  五、現金流不足的影響大,現金流充足的影響小

  做企業的都知道,現金是企業的血液,企業沒有利潤可以,但絕不能沒有現金流。如果疫情在一個月以內能有好轉,企業很快能開工并正常銷售就沒有什么問題,如果三個月內沒有生產,相信絕大部分企業會出現資金鏈斷裂的情況。

  據財務專家觀點,公司賬上的現金可用月數超過18個月,是非常安全的;超過12個月是相對安全的;超過6個月是處于危險邊緣;如果只能維持3個月,是處于危機之中,需要立即裁員、降薪、催應。

  建議老板和賬務人員針對現金流做好三件事:一是迅速盤點公司現在可用的現金額度和梳理短期內可變現的資產情況,預估現金流還能支撐多長時間;二是制定開源與節流關鍵舉措及行動方案,制定運營效能提升計劃;三是集中資源保住公司的主要業務和最能賺到現金流的業務,能形成正循環就能解除警報。

  六、非產業集聚區影響大,產業集聚區影響小

  國內農機企業有明顯的產業集聚效應。目前形成了以山東濰坊地區為中心的“齊魯產業集群”,以洛陽為中心的“河洛產業集群”,以蘇州、常州、無錫為中心沿太湖流域的“蘇錫常產業集群”,以石家莊、天津、寧晉縣為中心的“京津冀產業集群”,以及蕪湖產業集群、黑吉遼產業集群等,當然還會很多小微農機集群,比如重慶微耕機、雙峰縣米機、臺州和臨沂植保機等。

  據幾個公司的高管說,很多地方允許2月9日或10日開工,但開工后最大的問題是運輸和物流問題。

  不管是原材料、零部件,抑或是主機,運輸是最大的問題,沒有材料和部件就無法加工和組裝,但如果在產業集聚區或產業集群內部,原材料、零部件供應和運輸物流就問題不大,比如在“京津冀產業集群”的旋耕機、播種機、秸稈粉碎機生產廠家,一但開工后鋼材和配件絕大部分在省內就能解決,所以能快速恢復生產;“齊魯產業集群”和“河洛產業集群”內部配套和協同能力強,又離河北零部件基地近,所以快速恢復生產也問題不大;象黑吉遼、西北新疆、甘肅等離內部零部件供應基地遠的地區的生產企業,如果在年前沒有儲備足夠的配件,要快速恢復生產將非常困難。

  七、外包型企業的影響大,自制率高的影響小

  國內農機企業分為兩類,一類是有深度自制能力的,在整機行業里東方紅、常州東風、黃河金馬等企業自制率很高,在插秧機行業內星月神、華創機器人等企業自制率能達到80%,旋耕機行業河北圣和、西安亞澳、河北雙天等企業除原材料外,部件基本上自制。

  自制率高的企業,主要瓶頸在原材料供給上,如果原材料沒有問題,他們的生產恢復的速度將很快。

  值得特別關注的是,從2004年實施農機購置補貼政策之后,很多新成立的企業為了搶占市場先機,大多數采取了部件外包、社會會采購的生產方式,在濰坊地區近100家大中型拖拉機生產企業,有90%完全沒有自制能力,是純來件組裝企業。

  這次疫情,將對以社會會供應和核心部件外包的生產企業影響最大,身制能力強的相對小。

  八、新機影響大,二手機影響小

  疫情至少將影響到上半年的生產、發運、物流、銷售、服務、收款等生產經營工作,新機的生產和交貨肯定會出現問題,所以新機受到的影響最大。

  但可能絕大部分的人關注的是新機的銷售,對二手機關注度不夠。

  “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任何危機的背面都是機遇。

  新機生產和銷售會愛到前所未有的影響,同時由于生產成本高價格也會上漲,這會對新機的銷售更加不利,但另一方面如果我們稍微關注一下二手機的話,就會發現另一個完全不同的景象。

  據行業專家的報告看,國內二手農機的保有量有2萬億元,其中大中型拖拉機有效保有量550萬臺,聯合收獲機150萬臺,插秧機80萬臺,其中的農機具、畜牧養殖、秸稈離田還田設備等保有量都很大,很多老用戶也到了集中的升級換代期,2020年如果新機供給和發運受到影響,按市場規律,二手農機就要出來彌補市場供給的空缺,因為新機和二手機是競爭的關系。

  二手農機還有新機不具備的優勢,比如不受銷售區域的限制所以更適合于通過電商平臺、快手、抖音等新媒體渠道銷售等。

  所以本次疫次,可能會給二手農機提供一個從幕后走向前臺的機會,隨著二手機的熱銷,后市場的零配件、潤滑油品等的銷量也會被拉動。

  九、生產性企業影響大,服務型企業影響小

  時間是最大的成本,錯過了銷售季節只能通過后期緊追慢趕補回來,但在下行期的市場里,失去的市場機會永遠就補不回來了。

  此次疫情對生產企業的影響一是有貨發不到銷售終端,二是沒有配件和儲備,再加上工人不足無法生產出來,時間成本會很高。

  但對服務性企業,比如農機作業服務組織、飛防作業大隊、土地托管公司等,在農藥、化肥、農機的供應上也會有影響,但相對上游生產企業會有一個時間差,因為春耕春播、插秧還有一兩個月或三個月,相信一季度之后上游恢復生產,全國物流恢復正常之后,這些重要的農資供給不會成為問題。

  十、傳統農機影響大,智能化、無人化農機影響小

  面對疫情,傳統的拖拉機、聯合收獲機行業最好的作為就是不作為,這樣才是配合政府防疫抗疫的最大貢獻,但自動化、無人化、智能化農機可就不一樣了,在這次抗疫戰爭中他們不是看客,也無須宅在家里,相反他們是沖在最前面的戰士。

  從各種平臺和媒體上可以看到,基于北斗技術的植保無人飛機正在城市、城鄉結合部的街道、重點防疫區的上空日夜不停的噴灑藥劑;背負式噴霧機、牽引式植保機、自走式噴桿噴霧機也在防疫戰爭中派上了大用場。

  一些企業也主動行動起來了,比如大疆農業響應國家號召,積極履行企業社會責任,及時推出了“疆軍戰疫”行動,設立1000萬基金支持各地的飛手和飛防組織,并發布消殺指南,助力安全防疫;無錫漢和投入600萬元設立“疫情聯抗基金”,組織一線員工和植保飛防隊參與到噴灑消殺作業中。

  這次防疫作業將給智能化、無人化、自動化農機一個全面展示和普及的機會,疫情結束后這些細分行業的發展會提速。

新聞來源地址:http://www.0507961.live/
分享到:

新聞評論

暫無評論

捕鱼视频 喜乐彩开奖 股票涨跌由谁决定 甘肃快3形态走势图 时时彩软件分享 安徽11选5一定牛遗漏 辽宁十一选五投注 河南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牛的生肖码有什么数字 今日股票指数查询 北京快3几点到几点